當前位置:首頁 >文化沃野
微咸的青春
——回憶青藏鐵路的日子
來源:技術質量部 劉勇 發布時間:2020-06-04
  前日,一朋友打電話邀我乘青藏鐵路到日喀則轉轉。提及青藏鐵路,心輕輕地痛了一下……因那里有艱苦奮斗留下的記憶,有奪得單機第一的歡暢喜悅,有思念的刻骨銘心,有澀澀的汗水和著滾燙淚水凝成的微咸青春……
  那里的苦是酸澀的。住的帳篷里面沒有取暖,是戴著棉帽子睡覺的,早晨起來,眉毛上會有淡淡的霜。聽說打水的河上游葬了人,覺得嗓子好像堵了什么東西。輪流拿著瓢去取飄著羊糞蛋的雪水,喝著總感覺有一種羊膻味兒。高原的空氣是稀薄的,跑上幾步就要喘,一次班車壞了,走了幾里路,身上好像沒了骨頭。那時的通信條件不好,一個同事母親去世了一個月才知道,只能默默的面朝東方流淚。食物是分配的,記得有一次偷吃了兩個西紅柿就挨了材料員一頓批,現在想想,鼻子里還微微的酸……
  那里的樂趣是天然的。學著藏族人拔下一棵紅景天,撥開紫紅色的外皮,吮吸微白漿液苦中的酸甜。隨手拔幾棵野蒜,放入口中感受純正的辛辣口感。亦或剝下幾絲紅花的花蕊可把唇舌渲染。躺在荒灘透過藏紅花片觀賞微紫夕陽的爛漫。仰望白云飛過剔透的祁連山,也會在唐古拉山端俯瞰重山疊嶂的冰雪之冠。在全站儀中看見藏野驢好奇的雙眼,小鼠兔抬起前身抱著前爪向遠處眺看,憨態可掬的旱獺紫悠悠的渾身如緞。感受羊群通過時的馬蹄聲碎,羊聲咩綿。一種融入自然的愜意把全身的疲憊沖散。
  那里的趣事是述說的。追狼的老郎是個廚師,做得一手好菜。在領菜的路上看到只淺灰色的狼,就追著看,狼退郎進,走走停停,當狼掉過頭向他呲牙低嚎的時候,老郎害怕了,不敢跑慢慢地退了回來,他說當時還以為是狗呢。野牦牛追車的老董是年齡五十的司機,一次去小清河接人,看到了一只野牦牛在喝水,就喊人看。結果把牛驚到了,向著他追過來,他玩命開車脫險了。據說那牦牛角就有半米多長,腦門上能坐人。不知真假,但車廂上的凹痕確是真的。挨鷗擰啄的小伙是本地土族人,他去湖邊看白鷗,闖入鷗群后,一群白鷗追著他啄,沒現場看見,但臉上的印記好像是真的。觀摩的狐貍有著發灰的皮毛,每天至工地準時報到,坐在鉆機遠處翹首觀看,接連十幾天都是這樣,同事們說他是動物代表派來監察的。
  那里的奮斗是自豪的。記得甲方的測量班長姓童,為了能夠多放幾根樁,我整天地追著老童學全站。背著十幾斤的設備走上四里地完成后視的架設,有時也幫著前視的放點。漸漸的放線時老童就多給弄上一兩個。正式這一兩根樁,奠定了單機第一的基礎。老郎的麻花在山上算是緊俏貨,甲方的副指揮都沒事來我們這兒坐坐,大家都戲稱這是冬子的“麻花外交”惹的禍。當然成績還是干出來的。為了能快速完成當天的樁,鉆機是24小時作業的,吃飯的時候都是替班的。截齒那時好像都叫子彈頭有錢也不好買到,跟寶貝似的看著,磨損大點兒,就要堆耐磨焊條。鋼筋籠緊缺的時候,我們主動承擔了指揮部本部鉆機施工的融溶區塌孔的處理任務。通過長護筒對接,雙孔雙灌等措施,成功地處理了38根塌孔,贏得指揮部的點贊。
  在艱苦中自得其樂,主動扛起人生的苦楚,于奮斗中奮勇向前,坦然面對每一次考驗,我想這就是艱苦奮斗精神吧。這種微咸的磨煉,也漸漸地成為了我的一種生活態度和生活方式。
 
 
 
  
 
 
   
版權所有:彩9彩票手機版
網站備案:京ICP備09039025號
地  址:北京市順義區機場東路2號中國冶金地質4號樓
官方微信